生产设备

usdt国家体育总局

发布时间:2020-11-03 11:50

  一年一届的全国游泳冠军赛以往很难引人关注,但这次却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名记者前往顺德采访,不仅因为这次的全国冠军赛被冠以了“北京奥运达标赛”的名头,更重要的是,这是比赛的时间与北京奥运的比赛时间同步――上午决赛。

  由于北京奥运会游泳比赛需要适应美国转播商的时差,而史无前例地将决赛改在上午10点进行,虽然从墨尔本世锦赛结束后,中国游泳队就把训练调到与“奥运时间”同步,但在上午进行决赛,对于泳将们来说还是第一次。适应了差不多20年的北京时间和必须去适应的“北京奥运时间”之间到底有多大的距离?为了探个究竟,本报记者对中国游泳队的领军人物吴鹏进行了24小时跟踪采访。这是吴鹏度过的第一个奥运比赛时间,巧合的是,这一天,吴鹏刚好20岁。

  主项200米蝶泳在世锦赛上已经达到了奥运A标,因此这次在顺德,吴鹏报了100米蝶泳、200米和400米自由泳3个副项。100米蝶泳预赛在下午3点举行,吴鹏吃过午饭后小睡了一会儿,就来到游泳池进行准备活动。

  回到酒店吃过晚饭后,浙江的队友们都到省队的驻地去领取给养了,吴鹏懒得动弹,就独自躲在了房间里休息。网线正被室友蔡力的电脑霸占着,游戏打不了,吴鹏索性坐在床边跟记者憧憬起了明年的北京奥运会:“我跟菲尔普斯的差距实在有些大,说要战胜他夺金牌有点不现实,当务之急是努力训练,争取到时候能成为他的一个很好的对手吧!”吴鹏说在北京奥运会上他还是会主攻200米蝶泳,不过不会像在亚运会和世锦赛时单游这一项,“200米蝶泳安排在第3天,在这之前我还想比一个项目,主要是为200米蝶泳试试水,usdt。本来前面有400米混合泳我可以游,但400米混合泳消耗体能太大,而且混合泳要练的项目太多,加上就在200米蝶泳之前一天比赛,时间并不是太合适,所以项目还没定下来。”

  门铃响了,队友送来了一罐国家队专门为队员配置的补品――参汤,吴鹏一仰头喝了个底朝天。“是得补补,自从开始早上训练以来,一直感觉很疲劳。不过这么大补之后,晚上可能又睡不着了,唉……”印象中的吴鹏一直是健康阳光的,但如今每当提起“奥运时间”,吴鹏都会长长地叹上一口气。

  自从与奥运时间同步后,国家队要求队员必须在晚上9点30分上床就寝,吴鹏准时钻进了被窝。尽管按照计划中的生物钟,这个时候已经应该是他们的深夜了,但想要这么早就睡着依然不容易,加上参汤的威力,翻来覆去直到23点,吴鹏才渐渐进入梦乡。

  上午有决赛,吴鹏早上7点准时起床。“还是比赛幸福,能睡到现在,要是训练,我们5点半就要起床开始训练了。”吴鹏说在这之前,他从来没有试过这么早起床,因此尽管国家队早上训练的计划已经执行了1个多月了,吴鹏还是没能适应,“就算是小时候在学校里值日,6点半起床也绰绰有余,起床太早,实在很难提起精神,每天刚下水时,都感觉在梦游。”

  早上5点半跳进泳池,除了睡眠不够,对于泳将们的另一个挑战还有饥饿。“之前是不可能吃东西的,只有空腹训练,量还很大,3小时差不多要游7000米,到8点半,饥肠辘辘地走进食堂,又不能吃太多,要不中午11点的午饭就吃不下了。下午3点到6点还得训练,午饭是必须保证的,不然没人能撑到晚上去。晚饭肯定是狼吞虎咽,不过还没等消化,睡觉的时间又到了……”吴鹏说,自从实行早上训练以来,他们作息的节奏就完全被打乱了,“这一个月来,每天睡不好,也吃不好,让人感到非常狂躁,非要形容这种感觉,就是想打人,呵呵。我还算好,杨雨她们组经常一天3练,作息时间更复杂。没办法,为了北京奥运会,我们都必须去主动适应。”

  吃过早饭,吴鹏散步到泳池开始开始为上午的决赛做准备活动――600米的拉长游,加上划手、打腿和分解动作,差不多2000米后,进行了几组50米和25米的短距离冲刺。这样的准备计划显然比昨天预赛前的热身更为细致,“这是我第一次在上午游决赛,该怎么准备最科学还得摸索,冲几个短距离,就是要让人尽快兴奋起来。经过科学研究结果,人每天起床后4小时后才有可能达到兴奋状态,要在上午将状态调整到最佳实在不容易。”

  之后的决赛中,吴鹏以53秒50夺得铜牌,“成绩倒是不错,但我显然还能游得更好。汲取了预赛的教训,今天的前程发挥得还不错,但最后25米感觉手臂都抬不起来,还是不够兴奋。”从领奖台上走下来,吴鹏一直在摇头,“没找到上午决赛的感觉。”

  吃过午饭,吴鹏赶紧拉着队友跑回房间,因为下午还有200自预赛,时间很紧张。今天是吴鹏20岁的生日,吴妈妈早就托人从杭州带来了一个3磅重的生日蛋糕。打开盒子,蛋糕很漂亮,上面的“生日快乐”写满了远方妈妈的祝福。吴鹏说了声“谢谢妈妈!”然后双手合十,许愿、吹蜡烛,切开蛋糕分给队友。

  “当运动员早就习惯了一个人在外地过生日,去年的生日也是全国冠军赛,队里送的一个蛋糕。今年满20岁,算是翻过一道坎,妈妈很早就张罗着要给我庆贺生日,但又遇到比赛,妈妈也实在抽不出时间来顺德陪我,所以就托人给我送来生日蛋糕。”4年前父亲病逝后,吴鹏就与妈妈相依为命,少年自立的吴鹏非常懂事,平时只要有时间也会给妈妈打个电话,去年,吴鹏还用比赛挣来的奖金在杭州给妈妈买了一套大房子,“上午比赛结束后我就打了电话,当然是谢谢妈妈,然后告诉妈妈,我又长大了一岁,我会更加成熟的。”